怀念二哥

[复制链接]

2124

主题

2124

帖子

644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6446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4-25 11:3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二哥
  

  怀念二哥

  ——大海无颜

  

  

    

    

  十天前,二哥在恩施中心医院的病床上走完了他生命的最后一程。无情的肝病夺走了他的生命。

  那天,是他 三十九岁生日后的第二天。病床前还没来得及品尝一口的生日蛋糕随着火化后的骨灰盒一起被运回了那个他一生都未曾离开过的小城。

  二哥的骨灰运回时,同事们都到郊外迎接,想到他的一生,都不免感慨万千:“人生苦短,世事无常。”

  二哥不是我的亲哥,他是我的同事。

  和二哥初识是十年前一个雨天的下午,那时我刚到电视台工作。

  那天下大雨,他出去采访忘了带雨具,回家时用衣物包了录音机和采访本,淋的像个落汤鸡,我问院里的大妈,说他叫王文艺,是电台的记者,身边的人都喜欢叫他王二哥,喊的多了,干脆把姓也去掉,都管他叫二哥。第一次见面,二哥给我的印象很敬业。

  二哥毕业于中南民院,本来学的是化学,而非新闻。毕业分配时因二哥长得眉清目秀,以致于有人说,广播局有位领导想招女婿,看中他的长相,才强行把他要过来的。二哥从小命苦,他才几岁时,就父母双亡,家庭极为贫困,是哥嫂把他带大讨论白癜风预防知识的。高考时他本可以去一个更好的大学,之所以选择上中南民院,也是看中中南民院助学金较高。整个大学期间,他都没有花过家中一分钱。到市电台工作后,他俨然成为家庭的经济支柱,要竭尽全力支持弟妹读书,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了解他经历的人,感叹他不幸的命运;不了解者,常会批评他小气。

  那时广电改革没深化,广播、电视各自为阵。由于都是单身汉,都孤居楼上楼下,都从事相同的职业,都爱好下围棋和五子棋,共同的话题很多,特别是到了晚上,几个单身汉闹腾一室,听二哥讲采访中的酸甜苦辣,逸闻轶事,讲他的风花雪夜和逝水年华,我们都听得津津有味。二哥话不多,但有味,点睛之语时有时新,现在想来,他那时对我的帮助倒是不少,至少让我很快就融入了新闻采访,并在这片天地不断超越自我。三台没合一时,经常有机会和二哥同去一个单位采访,这个时候,总是二哥先来敲我的门,结伴后在嬉戏打闹中采同一个访,那时二哥病情不严重,在采访单位,时不时也来两杯白酒,高兴时,也能用破喉咙唱几句革命老歌,声音虽不宏亮,但也绕梁不去,总能迷倒两三人,笑倒四五人。后来三台合一后,因各自分工,一起出去的时候就不多了,也没多少机会再领略二哥的单身风采。

  二哥在单位总是与人为善,工作任劳任怨,从不挑肥拣瘦。他每个月大约要发20多条新闻,是数量最多的,他也是下乡最勤的记者。在我的印象中,到北京进修或到上海香港考察的机会,从来没轮到过他。大家也习惯于把那些不好报道的、太花时间的以及没多大价值的会议报道全部发给他。他总是这样说,出外考察有什么好,坐车都累死人,在乡下不仅可以采写到鲜活的新闻,还能够吸上几口新鲜的空气呢。其实,二哥不是不想去,他是把机会留给同事。事实上,由于长期下乡,他已经气息散乱,面带腊色,肝部时常作痛,真不知在乡下一走十多公里时,他是怎么撑下来的。直到后来单位领导强行把他送进医院,他才停歇下来。然而,此时的他,已是肝病晚手指月牙白癜风症状是什么样的期。

  做单身汉的最怕两件事,一是洗衣服,二是做饭吃,我和同室的几个伙伴常常把衣物劳别人家帮着用洗衣机洗,给自己少了不少事,却给别人添了多余事,而二哥从来不麻烦人家。常说“单身汉的钱只化在恋爱和吃上”,但二哥经常是粗茶淡饭,茄子萝卜清淡过每一顿,有时我们也会时不时去三毛酒家吃肠子,虽然二哥年龄比们大,入新闻行业比我们早,工资也比我们几个高,但他请客的时间不是很多。有一次别人给他介绍了乡下卫生院的女孩,我们借机敲他的竹杠,那晚二哥没有推辞,把我们请到好吃街一餐馆狠狠吃了一顿,那晚二哥还喝了几杯白酒,红红的脸膛映着火炉,在他脸上,我们看到了幸福和自得。其实二哥并不是怄,而是没有办法,兄弟妹都得依附他生活,不节约不行。但他也有例外的时候,记得他弟弟初中毕业后无所事事,想买个电麻木开,二哥二话没说就取出多年积蓄下来的两千多块钱给他,他弟弟是噙着泪水接过那钱的。就在二哥在殡仪馆的最后一个晚上,在外打工的弟弟连夜兼程从遥远的广东赶回,凌晨一点钟弟弟再次哭倒在二哥灵前。。。 。。。

  二哥简短的一生是在拼搏、在奋斗,在和命运生活抗争的一生,也是常常错过爱情的一生。很多好心人都给二哥介绍过女朋友,他总是表面答应,但事后走人。某局局座曾表态:他们系统有很多女职工在乡下工作,只要王二哥追到手,就负责调动进城。还有一个单位的领导在二哥签订广告合同时,他表示如果二哥当年能成亲,他在原有费用上增加一万,但二哥总是让人失望。我的一位乡下姨妈也曾给二哥牵线搭桥,在当地小学给二哥物色了一位女教师。说好星期六在我姨妈家见面,二哥却临阵退却。给他做过媒的人,都知道二哥专门放的鸽子,都大骂二哥,诅咒发誓再不给他做媒了。不理解他的人以为是他的性格使然,但我知道,有肝病的他是不愿累及别人。

  后来,在社会的压力下,二哥终于没能躲过人言,在前年的国庆节和一个姓毛的美丽姑娘走进了结婚殿堂。结婚那天,二哥穿上了一套十分合体的西装(在我的记忆中,二哥从来没穿过那么好、看起来那么合体的衣服,他舍不得把钱花在吃穿上),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在幸福和满足中,二哥与新娘开始结伴生活,新房里醒目的结婚照是二哥光彩的身影。可谁知道,他们的结伴同行还没等到爱情开花结果就天各一方,阴阳两隔。如今,能让我们看到二哥的是殡仪馆厚重的墓碑和那些发黄的照片,而二哥的音容笑貌却只能在记忆中去搜寻了。

  我和二哥住的是同一单元的商品房,他在五楼,我在三楼。二哥病重的那段时间,时常能看到二哥瘦削的身影在门前走过。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走得这么快,走的那么急(可他并不想走啊!)。二哥在恩施去世的当晚,对面的同事说,深夜曾白癜风的扩散因素了解一下看见二哥家里亮过灯,他楼下的住户也说曾听到脚步声,他们说莫不是二哥的魂魄回家了。我相信,我确信那灯光那 脚步是二哥的。他离不开他的家、他的爱妻、他门前的楼梯、院坝、棋盘,还有与他共同为新闻事业打拼的同事,因为他舍不得。。。。。。

  永远怀念二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